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Robot **
								◎ 楊國豐




       我已經試著用最大的努力去回想,這一件事情到底發
   生在甚麼時候,但再怎麼努力也無法憶起。我想我認識 Robot
   應該是歐陽應霽的漫畫開始吧。
       我第一次遇見 Robot 是在五年前,一個非常熱的下午
  ,熱得雞蛋都可能變成半熟的程度。那時,我像往常一樣,
   坐在課室里靠窗口的位置。
       Robot 這時見我無帶筆記本來,遞上一張白紙給我,不
   過,我并沒有像其他人一樣拼命的地把黑板上每一個文字盡
   錄,我那時好像寫了一首詩,內容倒忘了。Robot 則在那兒
   看歐陽應霽的漫畫,里面有著這樣的一段文字:
國王決定不再穿新衣 皇后決定開一家小小的咖啡店 公主決定不再搞慈善活動和做主禮嘉賓 王子和公主從此可以快樂的生活下去

       Robot 的書讀得不怎麼厲害,長得也不怎麼的高,但臉
   上的笑容很甜。家里好像是賣報紙或雜誌的。但我從沒看過
   他讀過一份報紙。我常常在上課時看。他總是好像蒼蠅遇到
   蒼蠅拍似的稀奇地望。因為歐陽應霽也是我追求的作家之一
   ,所以我約了 Robot 到餐館去純粹是因為 Robot 也看歐陽
   應霽。
       那時我和 Robot 坐在櫃台,對面有一台咖啡磨碎機。
   Robot 點了一杯橙汁和吞拿魚三文治,我點了一杯咖啡。在
   我們點完食物後門口走進一對情侶,男的不怎麼好看,女的
  好像更不好看沒有印象。那時餐館正在播放「錯情於哈德遜
   河畔」,是《喜宴》的電影原聲帶主題曲。食物也送上。
      「我很喜歡做園藝工作,種種花......」我說著
      「嗯,很寫意。」
      「那你有意思和我一起种花嗎?」我一面一口一口輪流
   吃著 Robot 的吞拿魚三明治,一面不看 Robot 地等待著。
   Robot 把問題想了兩分鐘後開口說「不要。」
      「......。」
       我們就坐在餐館里兩個小時才結賬離開。我就是這樣認
   識 Robot,直到現在。
  返回

** 心 語 **
								◎ 莊琇鳳


眼淚


      三月十三日星期五,小山城正下著雨,我撐著傘走在
  雨中,看到擦身而過的路人臉上都沒有一絲光彩與笑容,
   每個人看起來都好悲傷,包括我自己也很不快樂,總覺得
   若有所失。
      究竟我要怎樣才能使自己快樂起來?邊走邊想,我忍
   不住掉下眼淚。
      我不禁仰望天空,心想,老天下雨,是意味著世人都
   會掉淚嗎?或許,祂想Л傳達一個訊息,起碼在我傷悲時
   ,還有人陪伴我側,與我分憂呢!
     想想,生活原本就充滿著挑戰、矛盾、掙扎與奮斗;
   要活得快樂自在也確實不易。在失望、挫折的過程中,心
   情總像一片烏雲,但若要我這樣不快樂地過一生,也非我
   所愿。
     于是,毅然的告訴自己,我非拿出勇氣,活出自己不
   可。
     生命充滿著奧妙、生活流滿著挑戰,要能承擔也要能
   享受。在陰霾中依然會有色彩,昨日的黑暗將會成為過去
   ,明日的高陽將會照耀大地。

情書


     在一張淡紫色的信箋上,跳躍著浪漫情懷。
     是你,是我,魂牽夢繫。它會讓你我掉進苦難的深淵
   ,歷經快樂的天堂。它更令人世間的紅男綠女,莽莽撞撞
   ,歷盡几許艱辛,嘆盡人間苦樂。
     情書之所以令人沉醉,是因為'情'字。也許愛情就像
   淡淡的清酒,令人喝了才知道它的溫厚醇美。或者它會像
   濃烈的 V.S.O.P ,更叫人激情。
     情書之所以真,只因肯定有個不悔的選擇。它叫人痴
   迷,只因如果有明天,我愿靠泊在你的港灣;並把握有限
   的今生,共同渡過一個有苦難的人間天堂。
     或者我該說真實能擁有的不會遙遠,更無需苦苦等待
   。只要你肯開口說“我愿意”,婚姻就在彼岸。
     婚姻不是愛情的墳墓,而是愛情的轉化。
     這就是三月里的浪漫情懷。
  返回

** 雨 聲 **
								◎ 周擎宇


一種屬于暗戀的心情


       原來87張借書卡上的藤井樹并不是只是女藤井樹所
   認為的,只是一場惡作劇。而阿樹所占的優勢,是他所暗
   戀的對像是跟他同名同姓。不停地將對方的名字寫出來,
   就似不停的將愛戀傾訴出來。所不同的,阿樹很“光明正
   大”地將“藤井樹”,“同花”的展示給女阿樹看;可惜
  的,女阿樹只認為他是個怪人。如果是平常人,可沒有那
  麼勇敢這麼做,畢竟是屬於一种暗戀的心情。像夏宇的一
   首詩里頭,<情殺案>:我深怕/在我偷偷寫著你的名字
   的時候/突然就死了/於是/世界知道了他們不該知道的
   /......。
       阿樹最后也是死了。年少的愛戀就被“似水年華的回
   憶”(有沒有想起了什麼呀!)里的一張小小的書卡塵封
   了。
       然而女阿樹還是幸福的。事隔多年了,才從學妹們找
   到的書的借書卡后一張自的素描;剎那間她被感動了,也
   讓她省起為甚麼在開學后的一個星期,阿樹來她家時,她
   開門而讓阿樹嚇了一跳。過后阿樹在離開她家那麼的不捨
   的一望;原來阿樹真的那麼無聲無息在她回憶里淡出了。
       突然之間,因為那張素描的出現,讓女阿樹感覺到博
   子那些种种無法忘懷的思念。女阿樹有的是阿樹初戀的回
   憶;而博子擁有的是阿樹在神戶的記憶,然而博子卻貪心
   的想更進一步擁有更多關于阿樹的記憶,可是她得到的是
   更多的悲傷。于是她喊了,在阿樹遇難的地方,將她心中
   的悲傷釋放出來,一直到山里的阿樹睡著了。
       過份思念一個人,最奢望的只不過想知道對方最近還
   好嗎?如此簡單而已。就像那本裝截著阿樹的愛戀的書一
   樣,它跟天空降下來的雪一樣白,一樣純。
       就如張小嫻所說的,暗戀到底,圖個美麗的回憶。可
   惜的是阿樹不知道女阿樹已知道了。
  返回

** 天 橋 **
								◎ 郭思廷


       我如往常般在天橋下對岸的大馬路旁下巴士。越過馬
   路,走上天橋,那一層層的石級彷彿沒有末端。我走得有
   點辛苦。像人生道路。
       然而,我仍繼續走。因為我不曉得如果我停下來后,
   會發生什麼事?或許我會變成石級,任由誰人都越過我的
   心情,我的情感!
     可是,我沒有這個意思。于是,我就繼續往上走。終
   于,我來到平坦的路了,怎麼這座橋沒終點的?我該回頭
   嗎?
     帶著這點疑惑,我依然繼續地跟著腳步的節奏往前走
   。右左,右左...
     又是一個石級。45℃的傾斜。我往下走。一級一級
   。一步一步。最后,又來到平坦的路上。就這樣,越過了
   一座橋。一個疑惑。
     街燈仍未熄滅。淡黃的巴士站,一輛巴士都沒有,店
   鋪也仍未做生意。街人寥寥無几。一切都是那麼的宁靜。
       多麼希望自己的心情,自己的情感永遠都是那麼的宁
   靜。無波無浪。然而,永遠總是與現實隔著一條楚河漢界
   。哪怕再多几個,几十個,几百個...世紀也是永遠改
   變不了!

  返回

** 那一套校服 **
								◎ 莊惠強


       很久都沒有回日新獨中了。很懷念。  
   上了學院讀書后,我整個人的時間表都改變了,不再像在
  中學的日子。
       畢業后,保持聯絡的朋友多不了十個。宄竟是大家真的
   是太忙了?抑或是有余而力不足呢?我承認自己有心無力,
   但,我真的很想念中學的生活,很懷念以前的課室、很想念
  每一個人。
       難道真的是物是人非事事休?我不可能忘記那六年的天
   氣,因為我根本無法忘記。人,當然是變了,但是,情呢?
       我可不希望每一個人的情義就像殘舊的漆般,經不起風
   吹雨打,就消失了。
       突然間,毫無原因,很想穿上那一套白衣白褲白鞋的學
  校制服。
       以前很想快點離開中學的生涯,不必受約束。可以把頭
   髮留長些、可以在書包內裝些自己喜歡的東西,還有很多多
   。以前很想快點脫掉那套單調的校服,每天換上不同的衣褲
   ,自由自在,不必擔心這個犯規那個不合格;但現在,卻開
   始討厭自己,沒有好好珍惜以前穿校服的日子。
       每次逛街,看到三五成群的中學生,不禁感触良多,很
   想上前去對他們說一句自己很希望有人告訴我的話:好好珍
   惜中學的生活,尤其是,這一套校服。
       我的朋友說我傻,但我卻不認為。因為我覺得自己還有
  很多事情都沒完成,當我還有機會穿校服的時候。我現在才
       知道,自己最想念的,是那一套校服。
       有股沖動,去把我那一套校服找出來,再穿一次。
  返回